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本地 > 新聞內容

海南一企業與他人重新合作經營頻遭阻

時間:2019-11-20 18:48:18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海南一企業與他人重新合作經營頻遭阻 

 

利用各自手上資源合作發展農業種植,本可以是一件實現雙贏的事,然而東方市一對合作者卻因此鬧了不愉快。近日,海南金香林實業投資有限公司董事何建躍向本報反映,該公司去年與海口綠豐實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劉暉合作農業種植,但劉暉在付了36萬多元后,就一直未按合同約定付清15萬元余款。由于劉暉違約造成合同未生效,他再次把地租給別人種植木瓜,然而一直聯系不上的劉暉卻安排劉某某、符某某等十多人頻頻上門阻工,造成他們無法正常開展生產經營。

 

合作者未付清余款

 

企業重新與他人合作

 

何建躍告訴記者,他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劉暉。2018年9月16日,他所在的海南金香林實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香林公司)拿出672畝地與海口綠豐實業有限公司簽合同(以下簡稱綠豐公司)合作農業種植,約定雙方均攤前期投入的160萬元(3年分期付清130萬轉讓費,耕地和花梨木費用30萬元),金香林公司占65%土地承包權,綠豐公司占35%土地承包權。

 

記者看到,該合同第九條規定:本合同簽訂后五天內乙方向甲方支付甲方已墊付款的50%,該合同正式生效。何建躍表示,由于這條是合同設定的生效條件。然而他前期已分期支付土地轉讓費90萬元(第一期55萬元,第二期35萬元),投資種植花梨木30萬元。但目前劉暉只支付了360480元,對于花梨木的一半投資款一直未支付。經過他多次催促,劉暉至今未按合同約定支付剩余款項15萬,因此該合同未生效。

 

在何建躍和劉暉的短信聊天記錄中,記者看到何建躍在2018年12月2日和2019年1月9日都在明確催促劉暉付清余款。劉暉1月9日17時08分回復:回海口我們約上劉竹琴(介紹人)當面算清,是33萬(記者注:此款為另一合同,與此稿無關)還是15萬,按合同約定付。從此條短信可以看出,劉暉并未在2019年1月9日前支付15萬元,也就是未在合同簽訂的5天后支付完應支付的全部款項。

 

何建躍咨詢過律師,律師也表示該合同沒有生效。由于合同并未生效,金香林公司2019年9月6日把部分土地出租給林某盛種植木瓜。然而從9月29日起,自稱是劉暉派來的劉某某、符某某數十次來人到施工場地阻工搗亂破壞,威脅到金香林公司員工和林某盛方員工的人身安全。

 

對方派人阻工

 

稱有權索要土地經營權

 

11月13日上午,記者看到在金香林公司的承包地上都已種上了花梨木,但已種了3年的花梨木有些東倒西歪,地里有挖土機活動的痕跡。金香林公司員工周大爭告訴記者,因為種植木瓜需要開溝引水,但是林某盛方剛開好溝,就被劉某某、符某某叫來挖土機推平,其中許多花梨木被他們毀壞。

 

周大爭說,10月30日10時許,劉某某、符某某等十幾人乘5輛車強行闖入金香林公司的承包地圈地235畝,警告林某盛雇傭的人員不準在這235畝地上施工作業。迫于對方人多勢眾,林某盛的工人無奈停工。

 

11月1日22時20分,金香林公司的管理人員和上午到場阻工的劉國奎通了兩次電話,劉國奎在電話中明確表示:“我老板劉暉就是授權我來阻工的,沒有授權我來談事,我每天都會去你工地的,我也不怕你報警。根據合同約定,劉暉有權利主張35%土地的使用權,無論你是報警還是去法院起訴,我們都奉陪到底。”

 

11月5日上午9時30分,劉某某、符某某又帶來20多人,并調來一臺挖掘機,將已挖好的排漬溝填埋破壞20余畝。周大爭攜帶影像記錄儀在農場內巡視,卻被符某某將設備搶走。周大爭隨即報警求助。

當天11時許,城東派出所來了兩名警員進行調解。周大爭向警方反映對方搶奪了他們的影像記錄儀,一名鐘姓輔警要求符某某將影像設備交給他,稱使用這種設備進行記錄是違法行為。該輔警便將影像設備當場沒收,周大爭要求該輔警開具扣押收據但被拒絕。警方隨后表示這是土地糾紛,他們管不住也管不了,中午時分便離開了。當天13時30分,闖入的挖掘機又開始搗亂破壞。14時48分,金香林公司員工再次報警,約40分鐘后來了3名警員,包括鐘姓輔警。

 

在何建躍提供的11月5日拍攝的一段視頻中,記者看到一名民警對阻工人員說:“你們是土地糾紛,要去法院起訴,法院判決地是誰的就是誰的,你們現在不能挖!”該名阻工人員隨后表示:“我們不能挖,但是他們也不能種。”民警表示認同,要求雙方都停工。該民警在金香林公司要求下,將上午收繳的記錄儀清除影像記錄后返還給周大爭。

 

對此,記者聯系上11月5日出警的鐘姓輔警。該輔警表示,當時周大爭拿著記錄儀拍攝對方引起對方的不滿被搶走,為了避免雙方發生更大矛盾引起打架,他才叫對方把記錄儀拿給他帶回派出所保存,過后已經還回給周大爭。對于記錄儀影像被刪一事,他表示從沒刪除過任何東西,如果是資料被刪除了,懷疑是他們刪除的,可以把記錄儀拿去做鑒定,看看該記錄儀是否有被刪除過的痕跡。

 

被阻工派出所管不了?

 

受害人已向掃黑辦舉報

 

民警走后不到半小時,劉暉派來的挖掘機又開始破壞。下午4時25分,金香林公司再次撥打城東派出所座機報警,接警人員回復說:“你們這是土地糾紛,我們管不了”。此后,每次報警都是此種回復。無奈,金香林公司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得告訴林某盛方全面停工。

 

何建躍表示,木瓜是一種季節性很強的農作物,金香林公司及林某盛方已停工多日,如果耽誤了種植期將會導致投資的徹底失敗,造成極大的經濟損失。劉暉請來符某某、劉某某等20多人前來阻工,懇請相關部門能夠查明事實追究責任,保障民營企業正當生產經營。

 

11月13日上午,何建躍拿著所收集的阻工材料向東方市公安局掃黑辦進行舉報,警號170259的民警受理了他們的材料,表示近段時間將會有辦案人員和他聯系。

 

11月14日下午,記者聯系上劉暉。劉暉在電話中表示,何建躍說的大多數話是假的,他們之間簽訂有兩份合同和一份委托書。同時,何建躍通過陳太才轉讓取得該土地的130萬是分期付款的,其中簽合同時第一次支付55萬元,2019年10月30日第二次支付35萬元,2020年4月10日最后付清剩下的45萬元。根據這份轉讓合同,他與何建躍簽訂合作種植合同時,已經支付了360480元,2019年10月29日第二次又支付17.5萬元(有轉賬記錄),這些是按合同約定進行的,不存在違約的問題。劉暉告訴記者,他做農業項目比何建躍好得多,規模比他大得多,如果何建躍認為他違約,可以起訴到法院。另外,對于阻工一事,他表示派出所都已經出警了,民警都沒說什么,所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

登錄名: 匿名發表
15选5中奖奖金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