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國際 > 新聞內容

特朗普放大招美國大幅減稅 中國將如何應對?

時間:2017-12-04 16:36:19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特朗普放大招美國大幅減稅 中國將如何應對?


>>稅改終于通過

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的減稅 企業所得稅從35%降低到20%

當地時間11月2日,美國眾議院共和黨人公布了429頁的稅法改革方案。這份方案定名為“減稅與就業法案”(Tax Cuts and Jobs Act),對企業與家庭進行減稅,鼓勵企業帶回留存在海外的收入,阻止就業與企業外流。

稅改方案將企業稅從35%下調至20%,一次完成減稅,為永久立法。此外,對于非公司體制的小企業收入,則征收不超過25%的稅率。

同時對于跨國企業的海外收入,現金和現金類資產征收12%的稅率,對于工廠、設備等流動性不強的投資,則征收5%的稅率。此類納稅屬于強制性,不可避免。不過企業有10年期限來完成納稅。此外,稅改方案擬對美國企業的高收入海外分公司,增設10%的稅項。而在美國運營的外企如果對海外支付,則須繳納最高20%的稅。

稅改方案也計劃對個人減稅。

具體而言,個人所得稅率從7檔有所合并。對于共同報稅的夫婦,起征點為年收入2.4萬美元。4檔稅率則分別為12%(年收入低于9萬美元)、25%(年收入低于26萬美元)、35%(年收入低于100萬美元),以及對于年收入高于100萬美元的人群,征收39.6%的稅。
對于個人,則是1.2萬美元起征,年收入低于4.5萬美元納稅12%,年收入低于20萬美元納稅25%,年收入低于50萬美元納稅35%,50萬美元以上納稅39.6%。
個人和家庭的稅收抵扣也獲得翻倍,每年個人免于納稅的收入從6350美元上調至1.2萬美元。如果夫婦共同報稅,則從1.27萬美元上調至2.4萬美元。

遺產稅也基本被廢除——從2018年起,遺產的免稅額度從560萬美元提高到1100萬美元,然后在6年期間逐步廢除。這是此前民主黨抨擊特朗普借稅改為富人“送禮”的方案之一。  

特朗普此前表示,稅改將是他們今年收到的最大的圣誕禮物。

>>漂亮的翻身仗

上任一年,特朗普終于打了個漂亮的翻身仗  

當地時間12月3日凌晨,在各方的持久博弈中,參議院以51票贊成、49票反對的結果通過了共和黨長達500余頁的稅改方案。  

在美國的輿論界看來,這不僅意味著特朗普和共和黨的重大勝利,更是30多年以來對美國稅法最大的一次調整。根據最新通過的稅改法案,美國的公司稅率將從35%下調為20%,個人所得稅也會有不同檔級的下調。  

美國,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全球資本市場的核心腹地,它的大幅度財稅改革,無疑將對世界經濟產生極大的外溢影響。

>>稅改影響

對中國:美元愈發強勢 人民幣貶值壓力大增

隨著世界經濟全球化進程不斷加速,已經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獨立于其他國家的經濟活動,一國的財政貨幣政策也將對他國經濟產生深遠影響。對于美國這樣一個擁有高度開放的金融市場和強貨幣的國家來說,其影響更甚。  

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擁有高達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對經貿依賴程度很高的國家,中國,無疑美國這波稅改外溢影響范圍中,是最受關注的國家之一。  

著名經濟學家、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認為,從理論上來說,美國的稅改政策對中國的影響主要是兩方面,一是資本流動沖擊,二是貨幣政策帶來的后續影響。  

首先,根據其最新的稅改方案,美國的企業所得稅將從35%下調至20%,這也就意味著企業的經營壓力將大幅下降,這就在很大程度上,驅使美國在海外的留存利潤大規模回到國內,刺激美國企業撤離中國市場。對我國的國際收支、外匯儲備、人民幣匯率都會產生較大的潛在沖擊。  

其次,必須要指出的是,美國的減稅政策,是基于美國“加息+縮表”的財政政策基礎之上的,這一套組合拳打出,無疑會影響其他國家的基礎貨幣投放。怎么理解?所謂加息,就是提高美元匯率,美元升值,那么人民幣就變相貶值了嘛。縮表原理也相似,就是美聯儲要收回市場上過多的美元,總而言之,讓原本就非常強勢的美元變得更強,客觀上也對人民幣造成了貶值壓力。  

一般來說,這種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雙殺”,會對別國產生一定“緊縮”的作用。而這種雙倍的緊縮,不僅對初級產品(未經加工的原始產品)的行情,造成很大的下行壓力,更會進一步帶來資本外逃壓力,對國際收支、外匯儲備產生很大的沖擊。  

對于這一波沖擊,我們不得不保持警惕。 

對美國:意味著擴張性財政政策的到來 或打破全球財政擴張不足的僵局

特朗普稅改法案的通過,意味著美國擴張性財政政策的到來,這或將接棒美國擴張性貨幣政策,助力美國經濟的持續增長。也可能部分抵消美聯儲加息和縮表的后顧之憂。
貨幣政策邊際作用的下降,以及財政擴張政策的不足是當前世界主要經濟體普遍存在的政策困境。
過去財政擴張之所以難以付諸行動,主要原因在于這些需要財政刺激的國家本身已經處于高赤字、高政府債務的境地(當然財政政策的出臺需要通過復雜的政治程序是另一大原因)。這些國家擔憂,進一步的財政刺激(增加政府開支或減稅)將進一步擴大財政赤字和政府債務,如此,其所發行的國債收益率將上升,即發債成本上升,進一步惡化債務困境。
因此,各國在財政擴張上總是縮手縮腳,但實際情況是,如果財政刺激不足,那么經濟增長就會受到限制,經濟會長期處于低迷,稅基也會減少,稅收收入也將下降,結果也可能導致財政赤字和債務水平的上升。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此次通過如此大規模的稅改方案或打破全球財政擴張不足的僵局。因為在美國大規模削減企業所得稅的時候,對于與美國產業結構相近的發達經濟體來說,這是實實在在的挑戰。特別是對于跨國公司來說,像美國這樣的本來營商環境穩定的地方,更低的稅收意味著更大的吸引力。

或吸引海外資金大規模回流美國

  然而,這一切似乎都無法阻擋特朗普的決心,“試圖阻撓它的人是因為它太好了。”特朗普將法案稱為“史上最大幅度的稅改”,目的是要讓美國更加具有競爭力,阻止就業流向海外,并為中產階層減輕負擔。

  美國分別在1981年和2001年進行了兩次大規模減稅,并在2003年、2009年和2010年進行了規模較小的減稅。幾乎每次減稅政策發布后,都會帶來一段時間投資增速上漲,企業信心指數也隨之上升的局面。

  根據瑞銀集團資產管理部門的估計,企業稅率的大幅削減將在2018年令標準普爾五百強公司的每股收益提高10美元至每股151美元。

  冷戰結束后,由于全球化趨勢快速蔓延,跨國企業的巨額海外游資如何回歸本土,支持美國“重新變得偉大”也成為稅改的焦點問題之一。

  對于企業海外存留利潤的一次性收稅則可能促使一些海外資金大規模回流。有統計顯示,當前美國企業海外收入預計在2.5萬億至3萬億美元之間,如果按照三分之一的比例計算,預計將有約8000億至1萬億美元資金回流。

  特朗普希望,通過“做大蛋糕”的方式,彌補降稅帶來的財政損失。眾院預計,修改稅法在未來10年內將增加2841.5億美元財政收入,其中已扣除了改革后的減稅部分2242.5億美元。

對美國人民:中產階級成待宰羔羊 富人階層仍獲利最多

如果參議院的稅收計劃草案最終成為正式法案,則稅收改革對一個美國四口之家產生的影響如下:

對一個年收入為2.5萬美元的家庭來說:估計每年可節省100美元的稅金。

對一個年收入為7.5萬美元的家庭來說:估計每年可節省2244美元的稅金。

對一個年收入為17.5萬美元的家庭來說:估計每年節省3095美元的稅金。

這項改革措施可以為大多數普通美國家庭的月度預算釋放出一些現金。但其中最大的贏家很可能還是那些最有錢的美國人,因為他們可以在這些法案的幫助下大幅節省納稅支出。

 

對世界:或將在世界范圍內掀起一輪減稅潮

  美國稅改法案何時實施還是未知數,但是,并不妨礙它在2017年的最后一個月成為“全球話題”。

  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在昨日舉行的鳳凰網財經峰會上回應稱“全球最大經濟體稅收政策的調整的外溢性影響不可忽視”。

  朱光耀表示,稅收政策是宏觀經濟國際政策協調的一個重要方面。“我們要從積極應對的方面,來共同提高勞動生產力,提高競爭力,造福于工人和人民這個角度來進行政策的探討。”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表示,中國這幾年也一直在降稅,最典型的就是營改增,目前減稅規模超一萬多億元。美國是以直接稅為主,中國則以間接稅為主。所以美國降低企業所得稅,中國則應在間接稅上做調整,尤其是作為中國目前最大稅種的增值稅。下一步應在減并增值稅稅率方面做出調整,完善稅制。

  針對投資回流等問題,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認為,其他國家也沒有必要過度擔心,企業回流受很多因素影響,包括國內勞動力的供應,上下游產業鏈的對接,以及能否產生產業集聚效應等,最重要的還是各國自身的投資環境。

>>思考

不能小覷 但情況沒有想象中那么糟

設想一下,如果美國大幅減稅,進一步拉大與發展中國家的稅務負擔差距,其他國家有沒有可能在資本外逃等一系列壓力下,也被迫做出減稅等其他財稅政策的調整呢?事實上,英國、法國以及其他主要發達國家已推動減稅立法。而如果這一設想真的實現的話,這一輪全球減稅戰無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減美國減稅的政策效應。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此前我們所作的分析都是基于一般經濟學常理的判斷,而現實中的經濟活動,遠比理論要復雜難以掌握地多。  

從美國國內來看,美國減稅真的將百分百推動跨國企業回流嗎?不盡然。稅率僅僅是影響企業投資的因素之一,其他包括宏觀政策、商業環境、人才條件等,都會產生很大的影響。  

而在梅新育看來,單一的財稅政策,也很難提振美國經濟,還需要跟接下來的福利等一系列社會改革結合起來,才能發揮最好的作用。這一點,自然也是跨國資本需要審慎考慮的。  

梅新育指出,很重要的一點是,“從特朗普訪華稱中國的政體適合中國人民,到近期一系列的動作來看,他偏向于減少對外部世界的干預,專注于本國經濟改革,激勵生產勞動……這個構想對中國乃至外部世界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中美不是敵人,美國專注于國內經濟發展,提振其經濟,對我國也不是壞事。  

在梅新育看來,當下的中國最應該做的,還是專注自己的一系列改革,不要被外界的動作亂了陣腳。美國的稅改或許對我國有一定的沖擊壓力,但這同樣可以轉化為改革的契機。  

當下中國的財稅依然存在一些潛伏性問題,比如稅率較高,轉移支付和減免太多等。如果能以此為契機,對減免項目、轉移支付優惠進行一定程度的壓縮,減少不必要的財政支出,同時降低稅率,那么中國的財政改革也將迎來廣闊的空間。  

在這一過程中,專注自己腳下,拓寬稅基,贏得更加公平、安全和可持續的財稅政策,重振國家和社會的經濟活動,才是當下的中國,最該堅持的思路。

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

登錄名: 匿名發表
15选5中奖奖金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