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科技 > 新聞內容

險企突圍需借助科技力量

時間:2019-11-20 09:39:11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險企突圍需借助科技力量

 

  目前車險業務的發展已經到了十字路口,競爭激烈、監管嚴格,各家保險公司車險保費收入增速都有所放緩。但是,嚴監管的趨勢顯而易見,在此背景下,車險市場已經發生了積極變化,在新技術的應用以及行業回歸保障本源的要求下,車險業務仍將有全新的增長空間。

 

  長期以來,車險業務都是財險公司保費收入提升的實際推動力。因其承保過程、保險標的相對簡單以及改革開放以來私家車的逐漸普及,在很長的一段時期內,車險在我國財險業務中的比重逐年攀升,成為財險公司的“看家”險種。但是,隨著保險業向高質量發展轉型和“報行合一”等監管措施的實施以及外部車輛銷售市場增速下滑等原因,近年來,車險發展逐漸呈現頹勢。

 

  在此背景下,各家財險公司紛紛優化業務結構,進一步加強非車險業務發展,避免對車險業務過度依賴。但是,短期來看,車險業務仍是財險中的“老大”,而長期來看,伴隨著自動駕駛等新技術的成熟,傳統車險業務或可迎來全新生機。因此,如何扛住壓力、抓住機遇,扭轉車險保費收入增速放緩的態勢,成為各家財險公司需要面對的挑戰。

 

  大中小財險公司車險業務均承壓

 

  事實上,長期以來,車險市場都存在一系列特定的問題,給市場整體發展帶來風險。比如私下給客戶返利、虛報手續費等問題都在一定程度上擠占了行業利潤,導致市場整體競爭加劇,不僅中小產險公司很難擠出一條生存之道,連馬太效應明顯的頭部企業也在當前形勢下“另覓新路”。

 

  從財險“老三家”最新的公開報告可以看出,今年以來車險市場依舊承壓。其中,平安產險在前三季度的車險業務保費收入同比增速僅有6.3%,而非車險與意健險保費收入同比增速分別達到了11.2%與37.9%;同期,人保財險與太保產險車險業務同比增速也僅有2%與5.3%,而太保產險的非車險與人保財險的意健險增速均突破30%。可以看出保險公司在財險業務上重心的偏移。

 

  有業內人士分析,盡管當前大型險企車險業務承壓,但由于大型保險公司在定價、核保、科技應用水平等方面均具有優勢,未來車險市場仍會延續當前大型險企掌握主導權的情況。對此,瑞再保險首席經濟學家、執行董事安仁禮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車險受費率市場化及購買新能源汽車政府補貼減少的影響,可能導致市場出現整合,較大型財險公司能夠更好地進行調整,以適應較低的車險費率,并利用科技手段降低成本。

 

  而對于中小財險公司來說,部分以車險為進入保險市場“先鋒”的中小險企接連出現虧損現象。例如中路保險,其車險業務從2016年起就成為第一大業務收入來源。然而,其車險業務在占據主力險種位置的同時,承保虧損情況也愈發嚴重。至2018年,公司車險業務虧損已擴大至1.07億元。這種逐漸加大的虧損對中小險企來說風險極大,因此部分中小險企已開始尋找其他解決方案。

 

  監管從嚴趨勢不變

 

  可以看出,大中小財險公司車險業務都在積極尋求突圍,但是導致車險增速下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車險業務發展過程中,其自身存在諸多問題。在銀保監會最新公布的保險業投訴情況中,涉及車險的投訴占財險公司投訴總量的絕大多數,其中,定損和核賠環節的金額爭議、理賠時效慢以及責任認定糾紛等問題是投訴重點。另外,在銷售糾紛中,強制銷售、營銷擾民和誤導保險責任或收益等問題也是投訴重點之一。諸如上述問題一直以來都是車險市場的頑疾,如果不能解決勢必會影響車險的高質量發展。

 

  因此,近幾年,監管部門對車險市場的監管一直保持著從嚴態勢,不管是“報行合一”的實施還是對從業人員的管理都離不開“嚴”這個關鍵字。

 

  從罰單情況也可以看出,嚴監管的態勢仍然未變。自進入11月以來,截至18日,各地銀保監局本級對近20家保險機構及保險中介公司進行行政處罰,其中涉及車險行業的行政處罰將近一半,虛列費用、為投保人提供違規增值服務是懲處的“重災區”。

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

登錄名: 匿名發表
15选5中奖奖金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