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鮮 > 新聞內容

海南向世界發出中國種業強音

時間:2019-06-17 15:56:25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海南向世界發出中國種業強音

 

  椰風習習,稻浪歡騰。近段時間,福建農業科學院水稻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謝華安又來到三亞南繁水稻新品種展示基地,仔細查看水稻長勢。

 

  “我年輕時經常吃了上頓缺下頓,現在好了,水稻等農作物穩產高產,中國人不會餓肚子了!”看到水稻長勢良好,今年78歲的謝華安說,要進一步提升種業安全和標準,讓超級品種、綠色育種符合“四性”,即豐產性、優質性、抗性和廣適應性。

 

  南繁,全稱為國家南繁育制種,指秋冬季全國各地農業工作者到海南從事農業基礎研究、品種選育、種子鑒定和生產推廣等活動。

 

  包括謝華安等老一輩種業專家在內,1956年至今,逾50萬南繁人全身心投入到育制種科研中,讓優良的水稻、玉米、小麥、棉花等品種誕生在海南這片熱土上,并在多個省份推廣種植,讓曾經困擾中國人的饑寒問題從根本上得以解決。

 

  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

 

  回眸多位南繁育種專家和農業工作者看似平凡的故事,清晰地烙下了國家南繁科研育種基地63年來不平凡的印跡。

 

 

三亞南繁科研基地,國家粳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科研人員正在田間查看彩色水稻秧苗。海南日報記者 武威 攝

 

  篳路藍縷 南繁人不怕“難煩”

 

  時光回溯到半個世紀前。

 

  “我們的棉花育種成功了!”1961年底的一天,一群來自河南的科研人員在海南島的崖城雀躍歡呼。這是中國棉花研究所原所長汪若海及其團隊,在崖城(位于今三亞市崖州區)棉花育種基地開展科研時的一個場景。

 

  正如一首歌所唱的那樣,“千萬里我追尋著你”。從1959年開始,汪若海團隊先后赴海南東方、廣東湛江、云南元江等地,經過整整3年時間艱辛的比較研究,才最終找到了最佳的棉花南繁地點——崖城。

 

  宋末元初著名棉紡織家黃道婆,從松江府烏泥涇鎮(今上海市徐匯區華涇鎮)漂流到崖城時,此處就已是植棉之地。

 

  汪若海團隊認定崖城是最佳棉花育種基地,不僅有歷史原因,更有地理因素。他說:“崖城一帶緯度偏南,冬季溫度高,光照充足,雨量較少,十分適合棉花繁育。”

 

  在交通上,那個年代,海南只有一條昌江至三亞的鐵路,客貨混裝,晚點、速度慢是常事,被人稱之為“汽車要比火車快”。從河南出發到海南,汪若海一行經過7天7夜的行程登陸瓊島后,乘坐著“咯吱咯吱”的兩輪牛車到達南繁基地。當時正處于三年自然災害時期,他們僅憑限量供應的糧票吃不飽飯,常常以野菜充饑。

 

 

三亞市南繁科學技術研究院育苗基地的育苗棚內,工作人員正在移種辣椒苗。海南日報記者 武威 攝

 

  事實上,南繁發展史上的前30年,南繁人所承受的艱難困苦遠非今天所能想象。

 

  1970年新年第一天凌晨,常駐三亞的水稻專家袁隆平與兩名助手在睡夢中突遭地震。天亮后,他們從廢墟中刨出被埋的珍貴的雜交水稻種子。

 

  1970年冬的一天,玉米育種專家吳景鋒晚上出門,在三亞一塊草地上差點踩到毒性很強的銀環蛇,多年過去他仍心有余悸。

 

  1973年10月,新疆瓜果專家林德佩前往海南期間遇到臺風,盤纏用完了,找人借了點錢,從海口出發走走停停,耗時十多天才在風雨交加中到達三亞。

 

  1973年11月,吉林省農科院員工劉存志在五指山通什農科所從事南繁工作,有一天下山購買生活用品遇到暴雨,過橋時被沖到河流中溺水犧牲。

 

  ……

 

  面對窘境,被稱為“南繁戰士”的眾多南繁人的字典里只有“堅持”兩個字,靠著開辟南繁科研育種基地的滿腔熱情,他們從食不果腹、篳路藍縷的艱辛中挺過來了。

 

  “隨著南繁事業的發展,科學技術的進步,南繁在種植技術上不斷創新、改進、提高,這些‘難與煩’可以得到控制、減輕、化解。”汪若海感慨地說,“南繁人有著‘不畏艱險不怕難煩’的南繁精神,這正是克服‘難煩’的強大精神力量!”

 

  厚積“勃”發 南繁良種植遍全國

 

  厚積而“勃”發。經過上世紀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探索和積淀,1985年至2010年全國各有關單位經過南繁育成的棉花新品種共有280個,而中棉所12等14個品種累計推廣面積都突破了1000萬畝。

 

  曾多次在海南從事棉花育種研究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喻樹迅指出:“現在中國棉花產量居世界第一,且所用品種早已更換成國產自育良種,這種巨大的變化自然包含著南繁的重要貢獻。”

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

登錄名: 匿名發表
15选5中奖奖金查询